栏目:
------------------不定时更新制------------------
标签

爆操母女花

2019-07-04
 操,该死的天气,TMD都要蒸干了。方天禄抬头看了下天上的烈日,手里拿着刚买的冰镇饮料不停的擦着脸,心里咒骂着。方天禄今年刚大学毕业,因为学的是建筑专业,所以毕业后找了份工地上的工作。对于刚毕业的方天禄来说,工地就是监狱,一个没有自由、女人、前途的监狱。他每天6点起
床一直忙碌到晚上7点左右,中午吃个饭休息个把小时,有时候晚上还要通宵加班,方天禄时不时的蹲在工地上,嘴里叼着根烟,回想起那天堂般的日子:每天12点起床吃早饭,吃完饭再睡个回笼觉,一个星期上个几节课,没事的时候坐在校园里看看美女,意淫下。小方,到1# 楼12层来下。方天禄脚边的对讲机里传来了他们项目部老大的声音,无奈的擦了下汗,拿起对讲机,脚步蹒跚的往1楼走去。一会后,方天禄看到了脸上一片乌云的项目经理陆克,然后陆克对着方天禄一顿臭骂。对此,方天禄已经习以为常了,至从他进项目部的第二天起每天都要经受他的口水折磨。有时候他即使什麽都没做都会让老陆一顿臭骂,为此他困惑了一个多星期。直到有天晚上跟他一个寝室的同事道出了原委,我开始同情起老陆,所以现在老陆发火的时候,我就当耳朵已经失效。陆克,今年40岁,工地上溷了将近20年,算是一个经验加学历双全的人才,收入不错,有房、有车、有老婆儿子。之所以每天要靠训人发泄怒火,衹是因为他在家受到的窝囊气太让他鬱闷了。方天禄听说过好几个关于老陆气管炎的版本,有一点是大家都公认的事实,那就是老陆已经不行了。起因好像有很多说法,有的说是老陆年轻的时候在工地上太寂寞,每天出去找小姐,结果就上瘾了,等他结婚后继续在外面搞女人,结果导致肾亏;有的说是老陆那小体格(身高163CM,体重100斤左右),非要找个身材极品的老婆,那帮同事一说到老陆的老婆时,眼睛里都冒着绿光,方天禄想了下觉得老陆的老婆应该是极品,因为这样,老陆夜夜春宵,结果没几年就不行了。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,老陆的老婆所以就变成了如狼似虎的女人,老陆因为无法满足她的需求,结果总是在家受气。经过将近半小时的挨训时光,老陆累了,随便指派了个工作就要打发走方天禄。方天禄看老陆火气下去了点,以询问的口气问道:陆经理,我想请两天假。老陆喝了口矿泉水,擦了下嘴,带点沙哑的嗓音问我:请假干什麽去?学校让我过去办下户口迁移的事情。方天禄回道。妳找下小宋,把手头上的事情交代给他,然后回去吧。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
看视频